注冊  找回密碼
     
 

藝術界的“影像魔術大師”——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

2019-7-5 10:18| 發布者: zhcvl| 查看: 801| 評論: 0|來自: 合美術館

摘要: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在影像藝術的舞臺上,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是一位耀眼的國際明星,作為視像裝置藝術先驅,他早期受白南淮等藝術家的影響,后來也直接影響了一批中國當代藝術家,令他們感受到影像藝術 ...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

在影像藝術的舞臺上,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是一位耀眼的國際明星,作為視像裝置藝術先驅,他早期受白南淮等藝術家的影響,后來也直接影響了一批中國當代藝術家,令他們感受到影像藝術語言的魅力。 Bill Viola的作品以錄像為主,也有多媒體裝置及跨界聚合形式,其中氣勢恢弘的大量超慢鏡頭作品,令他成為影像藝術領域的開拓先行,此后不斷利用最新技術與專業影棚,以求達到最佳效果。

Bill Viola雖然在紐約長大,但因家庭環境而深受歐洲文化所影響。23歲時,他在佛羅倫薩生活了一年多,并把大量時間花在文藝復興的大教堂和禮拜堂之中;此后,他對世界多個地區傳統的表演藝術進行記錄研究,在日本生活時,創作同時修習日本禪和水墨畫,這些使他以更廣闊的視野,看待世界上不同宗教和藝術的關聯與發展。這些多元化的文化涉獵,令他關心的不只是一個宗教,而是所有人類的情感 —— 人的世界的機能、人的世界的內耗、人的世界和其他世界的犬牙交錯。

《殉難者之土、空氣、火、水》,2014
《殉難者之土、空氣、火、水》,2014

《牙縫之中》,1976
《牙縫之中》,1976

Bill Viola的作品還有一個特殊之處,就是無聲勝有聲,其創作語言本身蘊含的視覺動態勢能往往伴隨著某種內隱的不可知的聲源而緩慢變化。例如,在紅專廠當代藝術館2號館展出的《救生筏(The Raft)》充滿了一種世界末日之感,讓人聯想到《圣經》里著力描繪的滅世洪水,不同膚色、不同地位的陌生人擠在一起并處于高壓水流沖擊之下。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救生筏》,2004

一切表面的克制和努力營造的個人形象都被撕開,本能的防護機制毫無用處,慢速攝影下一切人類遭劫、恐懼余生的情感和充滿情緒吶喊的姿態,都以一種物理上沉默而心理上激烈的奇妙聽覺被盡數捕捉。這種針對心理學聲音元素的運用,其實得益于上世紀70年代Bill Viola跟隨白南準參與首個歐洲錄像藝術團體Art/Tapes/22駐留弗洛倫薩時的偶然所得。

當時,他被宏偉的大教堂里巨大的石廳所產生的回音深深地吸引住了,并在許多宗教性建筑里作了一系列的音響錄音。當他發現在任何空間都具有一種聲音內容,一個核心的單音或者共振頻率,就辨認出了在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世界之間,在抽象物、內部現象和外部物質世界之間存在的一個至關重要的關聯。它為Bill Viola敞開了許多原來被封閉的事物,這是一種成為一件事物和能量、成為一種物質和過程之間的元素性力量。在他隨后創作的諸多錄像作品中,就出現了很多類似的聲源模仿的應用,它綿亙在你聆聽一首偉大的樂曲時能感到的微妙變化和壓力波摧毀一件物體時的狂暴力量之間。它引導Bill Viola藉由錄像本身的內在聲音結構走近空間,創造一種包括觀看者在內的作品,于是Bill Viola開始有意識地錄下事物中蘊藏的“區域”而不是“觀點”,錄像藝術在這里慢慢演變成一種時刻在空間里滲透著聲音效能的視覺麥克風。

《回憶五人組》,2000
《回憶五人組》,2000

《靜默五人組》,2001
《靜默五人組》,2001

《驚駭五人組》,2000
《驚駭五人組》,2000

20 世紀 90 年代以后的創作,Bill Viola頻繁以古典宗教繪畫為直接靈感,儼然是在錄像藝術的框架下重新創作“宗教畫”。其中,于2000年創作的《驚訝五重唱》靈感就是源自中世紀尼德蘭畫家博斯的《嘲弄基督》,這件作品沒有任何聲音,兩女三男的五人組被一波強烈的情緒席卷時,他們的面部表情生動夸張,分別演繹了喜、怒、哀、懼、疑五種情緒。極度緩慢的鏡頭呈現了最微小的細節及表情變化,創造了一種主觀的心理空間

《儀式》,2002
《儀式》,2002

《嘲弄基督(荊棘王冠)》,耶羅尼米斯?博斯
《嘲弄基督(荊棘王冠)》,耶羅尼米斯?博斯

《四師徒》,丟勒
《四師徒》,丟勒

從形式上來說,Bill Viola的作品中存在不少與歐洲傳統藝術有關的嚴肅元素,比如他的一些作品會涉及對弗朗西斯科?何塞?德?戈雅-盧西恩特斯、希羅尼莫斯?布希、約翰內斯?維米爾的繪畫再現;另一幅作品《南特三聯畫(NantesTri ptych)》則與那些相當傳統的結構例如圣壇背壁裝飾三聯畫有關。該作品由左到右記錄了他次子的出生時刻、一個迷茫的男子在水中漂浮以及他母親在瀕臨死亡前的景象,體現了藝術家自我的寫照并可以窺探出他的創作主軸以人類的生活經驗為基礎,探討生命、死亡、感官、潛意識等議題并回歸藝術傳統。

《光與熱》,1979
《光與熱》,1979

這份崇高,讓人回想到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 1903-1970)。他曾說“許多人能在我的畫前悲極而泣的事實表明,我的確傳達出人類的基本感情,能在我的畫前落淚的人,就會有和我在作畫時所具有的同樣的宗教體驗。如果你只是被畫上的色彩關系感動的話,你就沒有抓住我藝術的核心。”

Mark Rothko, Untitled, 1952-1953
Mark Rothko, Untitled, 1952-1953

其實,觀看Bill Viola的作品從來不輕松。曾經身處他的展覽現場,體會到那一種莊嚴與崇高。昏暗的展覽環境充滿異樣感與不安,感官完全被影像充斥,腦中瞬間升起來自宗教、神話、自然的種種回響,心中生出疑問,念念不忘,回響的是內心深處傳來的回聲。

《初夢》,1981
《初夢》,1981

《亙古常在者》,1979-1981
《亙古常在者》,1979-1981

從藝四十多年以來,他先后創作了150余件錄像、音像裝置、電子音樂表演以及電視和廣播藝術作品。在藝術家層出不窮的今天,比爾?維奧拉以他的博學和對當代高科技傳媒的熟練掌握在國際藝壇牢牢地站穩腳跟,并成為聞名世界的視像魔術大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1-13 22:50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山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