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記錄漂泊的瞬間:莊學本與民族志攝影

2019-7-15 13:5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200| 評論: 0|來自: 蜂鳥網

摘要: 我們不妨將70年前的歷史還原成一張樸素的黑白圖片:亙古不變的雪嶺大川逶迤于蒼莽的川、甘、青、藏之地,一個黃浦江邊長大的青年人肅然對視“蠻荒”的風景,手中的照相機沉醉地追捕著光影流動的瞬間。單薄的行裝與未 ...

 我們不妨將70年前的歷史還原成一張樸素的黑白圖片:亙古不變的雪嶺大川逶迤于蒼莽的川、甘、青、藏之地,一個黃浦江邊長大的青年人肅然對視“蠻荒”的風景,手中的照相機沉醉地追捕著光影流動的瞬間。單薄的行裝與未知的旅程,虱子一般如影隨形的挫折和匱乏,全然失色于膠片顯影時的靈光綻放。在漂泊的寂寞里,那人期然尋覓著生命的奇跡,而這奇跡竟也在他的面前昭然呈現:以如花的美色和野性的尊嚴,為一段早被風雨銷蝕的邊地故事定影成一幅絕版的記憶。

《 塵封的歷史瞬間:攝影大師莊學本20世紀30年代的西部人文探訪 》封面圖片

  上世紀30年代,莊學本(1909~1984年)正值風華正茂,這個生長在上海,又從南京的照相材料公司自學得攝影和沖印技術的小職員,與當時成千上萬因“九一八事變”而憂懷國事的中國青年人一樣,背著相機與行囊,冀望以徒步旅行和攝影記敘的方式,親身體悟家國山河之壯美,喚起民眾救亡圖存之信心。所謂“負笈壯游”,所謂“位卑未敢忘憂國”,正是“五四”以來熱血青年的激情寫照。

莊學本肖像

莊學本攝影作品

  1934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于拉薩。莊學本原打算追隨國民政府的致祭專使入藏考察,但因身份的“不明”(其實是卑微)而被迫滯留于成都。錦城雖云樂,卻沒能絆住他在國事上“失掉東北而開發西北”的踏勘信念,而川西的羌戎險境與青海的俄洛(今果洛)禁地,則宛如磁石一般,將他的靈魂牢牢地攝向宿命當中的光影旅程。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一生的夙愿和他半生的羈旅——無論是追隨吊唁十三世達賴的專使團(1934年),還是參加護送九世班禪回藏的專使行署(1935年),再后來取道印度,滯留于南亞異國3年(1942~1945年)——全是為著能進入西藏,拍攝這方雪域高原的神秘姿容。但其時云譎波詭的國內政局,以及暗中為英國左右的西藏政事,都將莊學本的“入藏幻夢”擊得粉碎(彼時連班禪大師尚無法回歸故土,更何況一個毫無地位的漢人攝影師了)。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這雖說是人生的一場悲劇,但也因此而成就了莊氏攝影藝術的非凡境界。正如他在《十年西行記》中所言:“因為抗戰爆發,班禪圓寂在玉樹,入藏的計劃不但不能實現,反而因為戰事的演變,使我在邊地游歷了十年,增加了許多攝影資料,這是出發時所夢想不到的。”

  似乎在冥冥之中,命運牽引著他的腳步,圍繞他心中的圣地盤旋不止。于是岷江峽谷、松潘草地、甘青藏域、西康彝區、印度商港,都因莊學本的游歷留下了珍貴的影跡,凸現了人類學、民族學的價值,有些甚至因其稀罕,成為影像民族志中的孤本。

莊學本攝影作品

  唯其對西藏始終懷有未圓的大夢,因此一路上的攝影創作都盡心竭力,不斷為入藏的機緣做著技藝上的準備與磨煉。也正因如此,在他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作品當中,總是蘊含著一種蓬勃的朝氣,似乎向上攀援無止,卻始終沒有達到極盛的創作頂點。

莊學本攝影作品

  不妨設想:莊學本若一早便成功進藏,拍到了布達拉宮輝煌的金頂,恐怕便再不會有他在川康邊地長年忘返的流連徘徊,再不會有他所遭逢的種種磨難與奇遇,也再不會有如此豐盈飽滿、浸透著人文關懷與民族情感的影像成就——莊學本是一位未能圓滿的朝圣者,卻如逐日的夸父一般,為后人留下了藝術與生命的坐標。

莊學本攝影作品

  攝影大師莊學本的照片是需要凝視的。他將一種文明與尊嚴的力量賦予了他所關照的邊地人民,而這份人性的尊嚴,長久以來不但為主流社會所忽視,更為在中國土地上“武裝探險”的西方闖入者所踐踏,卻藉由這數千張藏在檔案袋里留存至今的老照片,令70年后的我們肅然起敬。

莊學本攝影作品

  無論是眉目俊朗的康巴青年,還是純真無邪的嘉絨少女,無論是神思深邃的班禪大師,還是西北黃沙退卻、展露歡顏的蒙古、撒拉、土族一張張生動的臉龐,抑或大小涼山煙瘴迷霧中彝、摩梭人雄鷹般矯健的身影,他們都超越時空的疆界,透過照片的邊際,驕傲地與我們目光交匯,情感相通。他們挺拔的生命也因這些圖片的傳世而青春不朽。

 

  當代攝影評論界從莊學本的作品中辨識出“影視人類學”的旨趣,認為他早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便做了堪與約瑟夫·洛克等人相比肩的影像民族志工作。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的確,將莊氏發表于《良友》、《中華》等畫報上的圖片,與同一時期登載在美國《國家地理》等刊物上的中國題材照片相比較,前者在真實生動、意態氣韻方面其實猶勝于后者,特別是種種不為外人所知,而又為莊學本親見的械斗、婚喪、巫術等內容,更是有其人類學上的長遠價值。

莊學本攝影作品

  學術上的收獲固然可貴,“紀實攝影先驅”的命名也并非虛妄,但我們無需將莊學本留存于今日的圖片,看作一個人生命的里程。他曾以青春的沖動經受了荒原的洗禮,又用照相機和膠片記錄著心靈的軌跡。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他曾用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光景追逐夢想,而這夢想,通過他頑強不屈的影像創作,不斷地顯影與放大,終于構建成川、甘、青、康(指原西康省,1954年與四川合并為四川省)地區眾多民族在一個逝去時代里的光影史詩。自由與夢想,執著與人道,其實正是作為獨立攝影師的莊學本留給我們這個時代的一筆精神財富。

  新中國成立后,莊學本終于有了“公家人”的身份,卻因為過去政治運動的沖擊,逐漸喪失了攝影創作的激情。他的邊疆影像與他所遵行的攝影風格,悄然湮沒在“政治掛帥”的歷史沼澤中,等待著身后被人“重新發現”。往事并不如煙,史實仍可重現。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當這些歷經70華年的照片再度從暗房中顯現出絕世的容顏,當它們匯集成冊,付梓出版,在坊間或是案頭邂逅驚羨者的目光,震撼求知者的心靈時,在川藏腹地蒼莽的荒野中,在高山埡口茫茫的風雪中,攝影師莊學本或許正捧著他老舊的照相機,獨自走在通往雪域西藏的靈魂旅途上……

《塵封的歷史瞬間》 序,寫于2004年

莊學本攝影作品

莊學本攝影作品

  《塵封的歷史瞬間》 

  【內容簡介】這是一本展示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西部少數民族文化的攝影集,無論是眉目俊朗的康巴青年,還是純真無邪的嘉絨少女,無論是神思深邃的班禪大師,還是西北黃沙退卻、展露歡顏的蒙古、撒拉、土族一張張生動的臉龐,抑或大小涼山煙瘴迷霧中彝、摩梭人雄窿般矯健的身影,他們都超越時空的疆界,透過照片的邊際,驕傲地與我們目光交匯,情感相通……

  莊學本簡介

  中國影像人類學的先驅,紀實攝影大師。于1934至1942年間,在四川、云南、甘肅、青海四省少數民族地區進行了近十年的考察,拍攝了萬余張照片,寫了近百萬字的調查報告、游記以及日記,并于1941年舉辦西康影展,20萬人前去參觀。他的照片展示了那個年代少數民族的精神面貌,為中國少數民族史留下了一份可信度高的視覺檔案與調查報告。但直至今年,他的影像才被逐步發覺,其在攝影史上的貢獻和地位被重新定義。代表作:《十年西行記》,《塵封的歷史瞬間》。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6 04:46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山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