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當女攝影師拍攝自己的婆婆

2019-7-18 13:5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470| 評論: 0|來自: 一個人的文藝復興公眾號

摘要: Ilona Szwarc目前定居在紐約,她在美國接受了視覺藝術學院的本科,今年,她剛從耶魯大學藝術學院畢業,這期間,她已經完成了好幾個攝影項目,內容都是關于女性,她拍攝的《American Girls》在2013年獲得過荷賽的肖像 ...

Ilona Szwarc目前定居在紐約,她在美國接受了視覺藝術學院的本科,今年,她剛從耶魯大學藝術學院畢業,這期間,她已經完成了好幾個攝影項目,內容都是關于女性,她拍攝的《American Girls》在2013年獲得過荷賽的肖像類獎項。這個項目的拍攝,緣起于Ilona Szwarc初到美國時,當她見到美國小女孩幾乎人手一個量身打造的芭比娃娃后,而產生的好奇。

Ilona Szwarc1984年出生在華沙,2008年跟丈夫一起從波蘭移居到美國時,她的婆婆其實已經在美國獨自生活了18年。在1991年蘇聯解體前,她的婆婆Anna便在1990年從波蘭只身到了美國,再也沒有回到波蘭。對于一個移民來講,她將在一個所謂的自由社會,獨自面臨喜憂參半的生活。一直以來,政治、經濟、宗教等因素,都是人口在全世界流動的原因,這過程必定參雜著人們所吞下的巨大痛苦和所走向的希望。

Ilona Szwarc將鏡頭對準了自己的婆婆,Anna便是這樣一個長達三年的拍攝系列。這篇文章的訪問在2013年底,現在,當我再去Ilona Szwarc的網站上找這個系列的圖片時,發現她已經將這個帶有個人隱私的項目從網站上拿掉了,原因可能有多種,我無法猜中是哪一種。

婆媳關系,相處好了算是前世修來的福分。但若相處不好,就成了問題,而且是千年的老問題。

所有亙古不變的老問題,都有它自身的復雜性,就像婆媳問題,是絕不能靠一頓飯一個紅包就可以輕易解決的。

其實,每一對婆媳都在細水長流的雙方多回合的緊密交戰中,磨合出了其既定的相處之道。但是,Ilona Szwarc跟她婆婆的相處方式非常獨特,絕不屬于你想象中的任何一種。

對于“獨特”二字,Ilona Szwarc這樣定義:“并不像是傳統的波蘭婆媳關系,也不是美國式的婆媳關系。這是一種建立在我的攝影項目基礎上的關系,我幾乎沒有辦法拿它和其他的關系做比較”。

作為一名女攝影師,Ilona Szwarc充分延展了鏡頭的十八般武藝,她用圖像建立了跟婆婆之間的獨特關系。ilona所說的攝影項目叫做“Anna”,Anna就是她婆婆的名字。從2008年起,ilona花了3年時間,拍攝了自己的婆婆。

1984年出生的ilona,跟她的婆婆anna一樣,都是波蘭籍人,目前都生活在美國紐約。在2008年跟丈夫結婚一起到美國之前,婆婆anna在ilona的生活中還只是一個想象,她們從未見過面。因為,anna早在1990年代就只身從波蘭到了美國,為了移民,她從那時就開始了一個人在美國的生活。

在美國見到婆婆的第一眼,“我就被她豐富多彩的個性迷住,有一種很想要更多了解她的感覺,所以我當下決定,將她作為我的拍攝對象”。當然,除了對婆婆自身感興趣,作為人妻的ilona也免不了自己的私心,想要從婆婆那里更加了解自己的丈夫,“在整個拍婆婆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跟她建立一種關系,以期望對我丈夫的成長背景有更多的了解。了解后我才知道,原來我的成長背景跟我丈夫的有很大的不同”。

 

ilona已經結婚5年了,而在婆媳關系上,她非常有自信,這都得益于她對婆婆多年的拍攝,從2008年拍攝開始至接下來的3年,她都在專心拍攝這個主題,“幾年拍攝下來,通過鏡頭建立的婆媳關系,比更多人的婆媳關系都要好”。

現在的婆媳關系,并沒有一個標準和傳統可言,所以,她并不清楚波蘭的婆媳關系,更不清楚美國的。只是找到了自己跟婆婆之間的獨特相處之道,那就是通過鏡頭來進行溝通。

對婆婆anna來講,拍攝要達成什么目的,她根本就不在乎,“她很享受婆媳之間通過鏡頭相處的過程”。雖然如此,ilona覺得,“每當anna看到自己的照片時,覺得自己既普通又無趣”。

雖“普通又無趣”,但卻是真實的anna。anna在現實生活中的各種情緒,都被捕捉在了ilona的鏡頭中。ilona說,婆婆很愛被拍,個性非常開朗。但是在開心的情緒之外,也流露出了片刻的孤獨。這種開心和孤獨的情緒并置,就是ilona想要表達的anna。

嚴格說來,這個系列的第一張照片,是在ilona向婆婆說明自己要拍攝這個項目的提議時,“anna隨手舉起了一個威尼斯風格的面具,并把自己藏在了面具后面”。

對于婆婆當下的反映,我們可以理解為對即將要處于鏡頭前因緊張而自然流露出來的“少女般”的嬌羞,但ilona卻不這么看,“那張照片絕妙地反映了婆婆的個性,她大多時候開朗愛笑,但并非所有的照片里她都在笑。那面具就像一個隱喻,既隱喻身份,也隱喻女性的美麗和外貌”。

的確,面具在這個系列里出現了好幾次,它們或者是戴在anna的臉上,或者是掛在anna家的墻上。ilona在拍攝過程中,反復通過面具這個符號,來讓主題得到更為深刻的理解:anna的身份認同。

在家里,anna是婆婆;把范圍再往外擴展,anna是住在美國紐約皇后區的波蘭移民。

ilona跟婆婆都面臨移民的問題,在美國的文化背景下,來自東歐波蘭的她們如何確定自己的身份認同?是融入美國文化還是要保有自己的獨特性?面對這些問題,她們每天都要做出決定。而且,這種決定絕對不是回答“是”和“不是”這么簡單。

文化是一種基于長期環境養成的生活形態和習慣,任何兩種文化的切換和互相取代,都是一種自我的內心撕裂和蛻變。對移民來講,面臨文化上的撕扯是殘酷的,婆婆anna這些年來所經歷的移民生活,可想而知。我們可以在ilona的影像中,窺視到anna所經歷的一角,雖然畫面都是日常生活的某個瞬間,但卻飽含著對婆婆的理解和疼惜。

anna在1990年代背景離鄉,只身離開波蘭到美國,目的只是為了讓家庭有一個更為可期待的未來,可是anna為此付出了極高的代價。當時,anna不能讓她的兒子,也就是ilona的丈夫隨之到美國,不僅如此,anna的丈夫也沒有到美國。意思就是,anna雖然生活在美國多年,但一直沒有擁有自己完整的家。

這無疑是殘酷的。anna的生活狀態,就像ilona在照片中所展示的,其實是常常的孤獨。

這個系列里,貓常常出席在畫面中,anna在沙發中熟睡,貓在椅背上走動;anna在沙發上坐起,貓窩在一旁靜靜陪伴。不僅如此,它還豎起尾巴在廚房竄來竄去,儼然主人的樣子。而原本家庭團聚的熱鬧圣誕節,在ilona的畫面里卻是anna一個人窩在沙發上睡覺。 

 

我相信ilona在3年的拍攝中,捕捉了不少溫暖開心的畫面。但是,她最終所選擇的照片,更多的是憑自己的直覺,是憑照片流露出的情感。這不僅是ilona對婆婆的情感,同時,她大概也在拍攝的過程中回顧到自己本身同為移民的境遇。雖然,ilona是跟丈夫一起到美國,相比于婆婆她有一個完整的家,但是,這多少都基于婆婆一直一來的犧牲和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系列中有一張照片并非ilona所拍。anna站在自由女神像前的那張,其實是anna的丈夫拍的,就在anna剛到美國后不久。ilona特地選了這一張照片放入這個系列,就是為了讓anna跟美國的自由女神像形成某種共鳴。它代表anna想要實現的愿望,就是期望擁有一個更有希望的未來,這不僅僅是anna的身份認同問題,其實也迎合了所有移民的共同心聲。

這些照片,看似日常的瑣碎片段,但就是再這些細小片段里,ilona流露了對婆婆的理解與自我的身份認同,移民生活的翻騰與掙扎,盡在畫面之外。所以,“通過鏡頭建立的婆媳關系,比更多的人的婆媳關系都要好”,ilona的確有自信說出這句化。
ilona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女性攝影師,她在選題上一直都非常的微妙,她從女人的直覺出發,得到更獨到的視角。一直以來,她都將自己的鏡頭放在美國的文化語境下,來探討性別、身份及文化的認同。

這個微妙的視角,也讓她得到了2013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的觀察肖像類單幅三等獎。獲獎的作品,出自ilona的系列Ameican Girls(美國玩偶) 。

 

 

為了完成玩偶系列,她花了兩年的時間橫跨美國,拍攝了數百個美國女孩。拍攝的每個女孩,雖然外表、成長背景和經歷都不盡相同,但有一樣是共同的,就是她們都拿著自己最珍愛的木偶娃娃,而且那些娃娃都量身打造成那些女孩的模樣。

ilona通過美國娃娃系列的拍攝,來探討美國女性身份的建立。不僅如此,ilona其實是從一個東歐攝影師的視角,來探討美國文化中強調的成年個體獨特性的成因,而玩偶就是一個表達個性審美的典型載體。的確,這種娃娃在美國非常普遍,女孩們的成長過程中,會將自己的形象投射到玩偶上。

女性身份認同,一直是ilona所關注的焦點。嫁為人妻,做為人媳的她,繞不開的都是女人的身份。

Ilona Szwarc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1-22 12:39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山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